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权威心理分析

权威心理分析

权威心理

--曾奇峰

  • 做此选题的由头是,前不久,北大心理系两名学生通过实验发现,中国人识别老板的脸更快,这有别于此前欧美人在心理实验中,识别自己的脸最快。对于中国人别老板的脸最快这样的结果,您是怎样理解的?

答:这是个有趣的实验,得到的结果也耐人寻味。可以从多个角度理解这个结果。从人际关系角度看,西方人由于有宗教信仰,个体之间“隔着”一个“神”,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较远,而跟自己的关系较近;中国的人际关系没有这样的隔离带,关系比较“粘连”,别人的脸更容易进入视线。

从安全感角度看,那个对自己最安全或者最不安全的应该最先被识别。比如婴儿能很快识别母亲的脸,因为母亲是最能带来安全的;与此相对,如果某人对自己的生命有威胁,他也会被最快识别出来。西方人对自己的脸的迅速识别,反映了这样一种心理:一切靠自己,不管是自我滋养还是抵御外侮。而中国人却会认为,安全与幸福是他人给与的。

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实验可以加深我们对东西方这一差异的理解。这个实验是日本人做的,研究东西方社交恐怖症病人的心理差异,结论是:东方国家社交恐怖症的病人在社交场合担心的是自己的表现破坏了社交氛围,而西方病人担心的是自己的表现不够优秀。看得出来,东方人需要控制较大的范围,而西方人只需控制好自己就可以了。

关于权威心理最著名的实验是米尔格拉姆的“权威服从实验”。这个实验曾经震惊世界。米氏实验的结论是:大多数普通人在权威的指令下会选择服从,而不管这个指令是否合理、是否残忍甚至是否反人性。这个实验解释了为什么二战期间一些在日常生活中善良而礼貌的德国人,可以做出无情杀害犹太人的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 从您接触的大量案例来看,很典型的权威心理的表现是怎样的情况?

答:不必是临床案例,普通生活中跟权威心理相关的现象比比皆是。具体表现可以是: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不用自己的脑子思考,权威的指令是否违反法律或者是否越过基本道德底线;把自己幻想成权威,对他人实施打压,当然这样的人会在他认为的更大的权威面前奴颜婢膝。

还有一种隐性的权威崇拜,其表现形式是持续攻击所谓权威,这实际上是向权威认同的方式之一,是在用攻击制造跟权威的自恋性融合,好像攻击了权威,我自己就是权威了。

  • 我们的采访个案主要集中在职场范围,很多人都表达了对权威避而远之的态度,或者既想接近又害怕的状态,也有极端的,面对权威语无伦次,无法正常正确地表达自己,甚至干扰自己的前途发展。想结合您接触的案例中,谈谈这种微妙的心理。

答:对权威的阿谀奉承有两种相反的表现形式,本质其实是一样的。一种是毫不隐瞒地讨好服从,另一种是故意远离,或者害怕权威。后者是一种行贿行为,试想,还有什么礼物的价值会超过“你强大到了我在你面前话都说不清楚”呢?

  • 这种对权威惧怕的现象背后的原因是怎样造成的呢?

答:权威恐惧来自早年的家庭环境。如果父母对孩子过于严厉、对孩子的错误过度惩罚,就会导致孩子长大以后“维持”自己被惩罚的状态。这其实以一种关系的转移。从自我防御角度看,恐惧权威者是把自己的强大、自我管理的能力和自我惩罚的权利投射给了领导、老板或者其他什么人,使别人可以对自己为所欲为。

我曾经对一个很害怕权威的成年男性说,你好像最近几十年都在学雷锋,因为你把自己的能量和优点都给了被你看成是权威的人,然后他们越来越强大,你越来越弱小。他听了以后,在感到有点悲哀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些力量在回归自身。权威之所以是权威,是因为不是权威的人在自我打压。

还有一种人,刻意把自己装扮成权威。这是在掩饰自己内心弱小的部分,一旦遇到真正强大的人,他内心的弱小就会冒出来,就会表象得更加恐惧。

5、从文化层面来看,对待权威这种心态,中国人是否是与生俱来的?

从文化角度看,中国文化传统赋予了一些人对另外一些人的过度权利。文化即设置,中国文化君君臣臣父父子的设置,过度扩大了“上”对“下”的权利,为一些人对另外一些人的欺压提供了没有内疚感的道德立场。只有“上”对“下”的权利,没有“下”对“上”的反控制,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bug,是历史上很多巨大社会灾难的根源。

权威畏惧的心理,是婴儿心理的残迹,是典型的未充分成长的状态。对婴儿来说,他的内心体验和外在现实都是:没有你我活不下去。而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只要看到自己已经不是婴儿,就可以在完全没有权威畏惧的健康状况下好好地活下去。

《电醒人心》书评

--如果一个人想拥有独立思考和行动的能力,这是必须读的一本书。因为它告诉你最基本的也是最高的原则:如何可以不作恶。
--曾奇峰
读这本传记,自始至终都觉得,传记的主人公米尔格拉姆是一个“恶毒”的人。他在被试者不知道其真实企图的状态下,精心设计一些场景,用以压榨出他们内心深处的东西。通常情况下,这些东西是被每个人自己严密地掩盖的,但是在米尔格拉姆的试验中却暴露无遗。所以,实验结果公布,世界震惊,就是一件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但是,从大的背景上看,米尔格拉姆的实验有着对人类的极大的善意。在他的实验之前,由于我们对人性本身的了解的局限,导致个体在一些特殊社会情境下依据大自然预置在内心的程序做出自动的、不加思考的反应(如服从权威),许多大规模的社会性灾难,就是这样产生的。换个角度说,这个世界上坏人是很少的,但是这些少数的坏人却可以利用数量巨大的好人的权威服从倾向,获得同样数量巨大的帮凶。想到这一点,人类历史上不断重复出现的大规模相互残杀的场景就电影画面般出现在眼前,令人不寒而栗。
而在米尔格拉姆的试验之后,人类拓展了对人性本身的了解,这使得某些有针对性的自我约束成为了可能。大自然造人,给了人类两个特性,一个是不可改变的那部分,如身体的硬件、各个器官的功能、生老病死等等,另一个是可以被人自己“改装”或者“修正”的,比如米尔格拉姆揭示的服从倾向。
后一个部分“可修改”的天性的存在,为人类远离大规模的人为的灾难、掌握自己的命运提供了潜在的可能。智慧勇敢如米尔格拉姆者,增加了我们对这部分人性的理解,使得以后当我们面临服从权威和坚守底线的抉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如果这个世界是由不自觉的服从者占多数的人组成的,那真的是一个危险的世界;但如果这个世界是由拥有独立选择能力的人组成的,那不管从程度上还是从规模上,都坏不到哪里去。
感谢传记作家布拉斯。读他的这本书,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米尔格拉姆的实验和了解自己,并且使自己成为那个通过不服从来影响自己的和团体的命运的一员。我一直觉得,到目前为止,人类的精英们对人性的了解已经很多了,多到了可以使人类拥有足够的安全和幸福的程度。但遗憾的是,很多东西,也只是少部分精英知道而已。所以专业人员的基本任务,就是要更多的人知道那些已经是定论的有关人性的知识。
从某种程度上说,米尔格拉姆实验中的被试者有点可怜,因为他们处在被操控和被观察的境地之中,对真相全不知情。然后我想,有没有谁在米尔格拉姆的后面操控他和观察他呢?他会不会也是另外一个更大的实验中的被试者呢?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需要经常思考它。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