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哀伤即坚强

哀伤即坚强

哀伤即坚强

对于在灾难中丧失了亲人的人,哀伤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哀伤使我们暂时处于心理上的极度软弱状态,情绪变得低落,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变得偏激,行为变得紊乱和失控。这些表现在外人看起来似乎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坏”的表现,未必不是“好”事。

一个人对丧失亲人表现出哀伤,表明他是一个“正常”的人,有着正常人的正常反应;换句话说,这种“不正常”的反应才是“正常”的,这显示他有能力对一个刺激做出相应的反应。相反的情况是,面对巨大丧失没有哀伤的反应,则可能是使用了一些心理防御机制,如否认或者隔离,来保护自己暂时“蒙混过关”。

但是,这种掩耳盗铃式的自我保护却极有可能引起长期的后遗症。具体的表现是,在丧失之后很长时间,有时候可能是一生的时间里,持续有一些哀伤的象征性替代物,如生理上的不适或者疾病,包括不明原因的慢性疼痛、心血管系统病变、消化系统疾病、皮肤病等等;心理上的问题,如长期失眠、做恶梦、看似与丧失无关的情绪低落、脾气暴躁甚至重症精神病等等。

因为哀伤如此重要,所以几乎每一种文化里,都含有哀伤的仪式行为。中国的哀伤仪式,更有着“慎终追远”的传统。如隆重丧葬的仪式、每年定期的扫墓、丁忧的国家制度等等。这些系统性的行为,从体制上保证了丧失者有“充分地”哀伤的可能性,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后遗症的发生。

我们作为一个旁观者,在面对一个刚刚体验了巨大的丧失的人的时候,往往会有点不知所措,担心自己的言行会加重他的创伤。这样的担心是必要的,因为它可以使我们慎言慎行。但是,如果担心太多,多到了我们不敢去帮助这个人,或者多到了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不敢说的程度,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也许我们把自己面对丧失的软弱,投射到了他人身上。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别人也许没那么软弱,是我们把他看得更加软弱了。很显然,这种“误解”本身,就可以是一种新的心理创伤性刺激。毕竟,虽然每个身处丧失状态的人都需要帮助,但却不需要被强加的“可怜”。

杨澜最近在博客上说,“别让孩子钻进坚强乐观这个壳”。我完全同意这种说法。那些鼓励经历了巨大丧亲之痛的孩子“坚强乐观”的人的用心是好的,但后果却不一定好。因为如果哀伤不充分、负性的情绪被压抑而没有被表达,就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哀伤会使我们暂时软弱,但却可以使我们在将来真正变得坚强和乐观。

一个在灾难中失去了丈夫、却有着3个月身孕的女性问我:我如何才能尽快从哀伤中走出来、以避免这种状态对胎儿的不良影响呢?我说,我没有经历过你这样的巨大痛苦,所以只能凭想象理解你现在的状态;但是,我的专业知识告诉我,让你最快地从最这种状态走出来的最好办法,也许是别逼着自己太快从这种状态下出来。后来她告诉我,当时听了这句“有点绕”的话之后变得“很放心”了。再后来我得知,她和孩子的情况都很不错。

以哀伤对丧失,是人类“练习”了几十万年的“技艺”。我们每个人的血肉里,都储藏着这一有点无奈但却无比珍贵的遗产。这个遗产可以保护每个个体在经历了任何丧失之后都能够继续前行。

(注:大部分人,哀伤期会短于6个月;如果超过6个月,就需要医学处理了。)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