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宁静的内心的条件–原来如此荒谬

宁静的内心的条件–原来如此荒谬

宁静的内心的条件

二十多年前读到一篇文章,是一个父亲替他的儿子写的祈祷文。文中写道,他不为孩子祈祷智慧、财富和成就,而为他祈祷内心的宁静。当年读来,很是信服,我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也希望自己有同样的精神境界。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再看这样的愿望,似乎感受有些不同。前一段时间,跟一个小我十多岁的男性精神科医生聊天,他说他追求的目标就是宁静的内心。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跟他讨论这件事情。我问他,你说达到这个境界需要什么条件呢?

他边想边说,条件是更高的智慧,对自己和他人的更多的宽容,对生活有更加豁达的态度,较少的欲望,等等。我听完以后说,我不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你说的这些东西的确可以增加我们内心的自由和宁静,但是,你说的还是内心本身,而没有说到决定内心状况的最本质的基础,那就是这个人的生理学和生物学状况。

我接着展开说,你我都是学医的,都相信我们的精神世界是由我们的生物学构造决定的;我们的内心和马的内心不一样,是因为我们的大脑结构不一样,不同的结构在最大程度上决定了功能。而且,我们的大脑跟我们的躯体的链接也不一样,我们的链接更有力、更有效。

如果在你这个年龄,就想有所谓“宁静的内心”,我有一些荒谬的建议,你听听啊,但不必当真。第一,你的大脑本身太活跃,这是内心不宁静的直接原因,所以建议吃一点镇静类的药物;你我都干过这样的事,给躁动的患者镇静剂,他们是不是很快就“宁静”了?有些精神病患者的宁静是不是还有点心如止水、处变不惊的“风采”?

第二,你还很年轻,年轻就意味着身体各个脏器还比较“嚣张”:肝脏功能好,使你食欲和性欲都太强;肺功能也很好,这使你不必节制肌肉的运动;你见过心脏病患者吗?他们内心一不宁静,心脏就可能出问题,而你不会;你也一定见过糖尿病患者,他们面对美食也必须视其如石蜡,才能让整个身心都稳定。不说其他脏器了,仅仅针对以上的不利于“宁静的内心”的生物学基础,我的建议,对不起,有点残酷啊,就是:把你的肝脏切掉一半,肺叶切掉两个,再把你用人工变成糖尿病患者(技术上应该没问题),那么,在由“嚣张”变得“宁静”的躯体的衬垫下,你的内心宁静的愿望一定更容易实现。

还有,第三,肌肉和骨骼系统,肌肉太多,就会“闹事”,打架斗殴和到处讲课部分是肌肉惹的祸;骨头太硬,也就敢冲动顶撞,不用害怕骨折。显然,这都不利于实现你的目标。办法是,融掉你的三分之二的肌纤维(吃小龙虾?),然后酸化你的血液,使你变得骨质酥松。这样一来,你的内心就不会被丰肌硬骨绑架了。

第四,对你这个年龄的男人,性是不能不单独说的。花花世界的万紫千红,是妨碍我们内心宁静的头号敌人。所以,可以先让视觉变弱,不再受色的刺激;再让耳朵失点聪,让声从耳廓滑过;最重要的,当然是内心对性的渴望,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你觉得每天口服四毫克雌激素够了吗?

我说的貌似轻描淡写,其实心里却很震荡,相信这位年轻同行听着也不会内心宁静。过了一会儿,他问,那孔夫子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你怎么看?我笑着说,也许我们都误解他老人家了,我猜测,他的意思也许是说,人到了七十,心(愿望或欲望)就小了弱了,所以怎么做都不会太出格,因为根本就没有出格的想法,比如,你如果从现在开始只是想吃吃咸菜、住住草棚、晒晒太阳为了多活几年,那你还需要做什么“逾矩”的事情吗?

我俩都知道,我这至少部分是歪解圣人话语,但也不完全是。相信有很多人不会同意我上面的“谬论”,但我更相信,很多的人会同意这样一种态度:我们可以就这样顺其自然地活着,而不必在生命的这个阶段达到生命下一个阶段的境界。

2010/12/4 武汉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