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心灵的面具

心灵的面具

从防御的角度鉴赏人格

--《心灵的面具:101种防御机制》中文版代序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现在大约有195个主权国家。每个主权国家,都有或大或小的国防力量,这是一个国家的整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要了解一个国家,从它的国防力量入手,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角度。

在全部的国家里,现在生活着大约70亿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在身体上也都有着或强或弱的个人防卫体系,组成这个体系的成分包括皮肤、白细胞、巨噬细胞和各种抗体,在医学上,这个体系被称为免疫系统。有很少一部分人,他们的免疫系统被摧毁,因为他们感染了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病毒,这个疾病的中文名字叫做艾滋病。

每个人的精神世界,也需要被保护。面对大自然经常显现的敌意,以及人际间时时处处呈现的冲突,不设防的心灵无法完整而清晰地存活下去。人类个体成长的每一步,都有一些“护心术”在等着我们学习。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几乎会自然地学会一个成人应该具备的捍卫自己精神领地的能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这几乎就等于心理的健康。

不幸的是,有一些人,由于成长的道路过于坎坷,使他们在成年后还持续使用早年学会的低级而落后的“护心术”,无法学会更加高级而先进的手段,所以他们也许终身会处在心理上的疾病状态。

精神分析,或者说心理动力学,研究的核心之一,就是自我的防御机制。一个人使用哪些自我防御机制,直接呈现了这个人的人格的强度、稳定度和成熟度,笼统地说就是健康的程度。如果说精神分析是一种人格鉴赏学,那么对一个人的心理防御机制的分析,犹如通过军队了解一个国家,或者通过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功能来了解这个人的体魄。

如果说分析别人的防御是一种职业,那么分析自己的防御就是一种修行了。把自己的潜意识防御上升到意识层面之后,就知道了你的力量可以攀登多高的山峰,你的耐力可以走多远的夜路,你的胆量能够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以及你的气魄能够担当多大的失败和成功。当然你还会知道,永远不去做你的人格顶不住的任何事情。

去年夏天,德中心理治疗院(中德心理治疗连续培训项目的主办者)前任主席马佳丽女士问我,往精神的深处看,东西方人是一样的吗?我的回答是:在整体的精神的本质上,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有同样的内驱力,我们的内心世界都在早年的关系中形成,并在后来影响我们的全部的关系;我们都趋乐避苦,或者能够忍受。这几句话几乎表达了精神分析全部的人性观,而所谓“趋乐避苦”,说的就是自我防御机制。

我同时也跟马佳丽说,就像个体之间的防御机制有差异一样,群体之间的防御机制也会有差异或者说各有特点。我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我们中国人的防御的特点。必须强调的是,这里所谓特点,只是表示在程度上有点“过分”而已,并不表示“只有”我们才这样自我保护。

第一个例子是,“一种情感对抗另一种:你专注于一种情感,而回避另一种。”这是本书描述的第57种防御。这个防御机制在我们群体中具体表现之一,就是过度呈现和提倡孩子对父母的爱,而忽略甚至否认孩子因为各种原因(比如成长和独立的需要)而产生的对父母的恨。这使得假装孝顺的伪君子可以大行其道,而敢于直面人性负面的人难以生存。

第二个例子是,几千年来,我们都在使用“躯体化”的防御。这是本书描述的第65种防御,它的定义是:你专注于自己的身体,以避免口欲、性和仇恨的冲动导致的冲突。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一些人际关系的失意者,就沉溺到修身养性、服药炼丹的活动中。著名的有魏晋时期(公元220-589年)的名士。最近三十年,以养生、健康为名的运动此起彼伏,数以亿计的人卷入其中。很多的骗子被揭露,但这真的不是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让大家使用比躯体化更高级别的防御。很显然,这需要精神分析,更需要时间。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101种防御机制》,但并不意味着人的防御只有这么多;在一些精神分析实战培训中,有些防御已经不在这101种之内,需要被重新命名。不过一般来说,分析了本书描述的防御,对他人或者自己的了解就已经足够专业和“深层”了。

如果你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本书涉及的内容,你也许会觉得,很多说法都是牵强附会甚至胡说八道。这很正常,因为精神分析这门学问讲的就是我们通常不会觉察到的东西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比如,如果你没学过化学,当有人告诉你,价值连城的钻石和几元钱一斤的木炭在本质上是一种元素的时候,你当然会嗤之以鼻。很多事情,浅看和深看,真的非常不一样。在你被分析几百次,或者分析别人几百次,或者通过别的机缘巧合沉到了人类精神的幽深之处,你就会同意,这本书的字字句句,都是人类心灵最智慧和最勇敢的探索者们在展示他们惊人而美丽的发现:犹如医学家眼里的别样人体,犹如物理学家眼里的别样世界。

感谢西溪心理治疗研究小组六位译者的辛勤劳动。从功利上来说,翻译书的效率相当不高,所以我很少做这事。从心理防御机制的角度看,跟我相比,他们这样译书的心理防御机制可以这样被命名:利他型的见诸行动。

我知道,我这是在赞美他们。我还知道,赞美他们是我的防御的需要。我不知道的是,有没有这样一种境界的人格,不需要任何防御,“裸露”着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2011年5月22日安徽万佛湖徽萃山林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