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懒惰是别样的勤快

懒惰是别样的勤快

懒惰是别样的勤快

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勤还是性本懒,这是一个问题。有心理学家说,人的本性是懒惰的、好逸恶劳的,这一结论,需要仔细讨论一番。

理解人性的最好途径之一,就是观察幼小的孩子。只要没睡着,孩子总是需要看点什么、听点什么、问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的。要孩子什么都不干,要他们象成人修道者少这少那,恐怕比用勺子舀干大海还难。这就证明,勤快比懒惰更接近人的天性。

从生物学和物理学上来说,人是一个能量的聚积体。人摄入各种食物,把它们消化吸收,变成自己思考和行动的能源,这些能源应该有一种自然的倾向,那就是不断地消耗又不断地补充;耗能的过程,就是一个勤快的过程,生命的能量从来都不会甘于被压制,而会倔强地要寻求释放和表达。所以勤快是一个顺应自然的过程,而懒惰是一个反自然、反生命的过程。

现实生活中观察到的懒惰,是一件诡异的现象。我们的任务,就是穷尽这些画皮之下的心灵的真实。即使从表面看,也看得出那些所谓懒惰者仅仅是在某些方面懒惰,而在另外一些方面勤快,从能耗的总量来说,他们并不低于勤快者。比如在学习工作上给人懒惰印象的人比比皆是,但这些人在玩乐、吃喝或者做爱方面,却并不一定懒惰,相反可能比一般人更加勤快。所以,需要在懒惰上加一些定语,叫做“选择性的局部懒惰”,这跟“选择性的局部勤快”完全是一个意思。没有一个人会是“非选择性的全面的懒惰者或者勤快者”,除非他或者她不是人。

往深处看,局部的懒惰本身也许就是一种勤快,而且是在这个局部的、隐秘的勤快。心理学工作者们曾经在一起做过一个搞笑的强制戒除麻将成瘾的计划。所谓对什么活动成瘾,就是在这种活动上过度勤快的意思。这个计划具体如下:四个麻将成瘾者被关在一幢小楼里,每天的任务,就是在“警察”的逼迫下打麻将。早上六点起床,打两小时麻将才能吃早餐;吃完接着打到吃中午饭;短暂午休后,又被逼上麻将桌,晚饭后打麻将照常,直到午夜才能睡觉。四人谈论的话题,只能跟麻将有关;墙壁、床单、桌面以及他们的衣服上,都印着筒、条、万的图案,连吃的都是麻将形的馒头、米砖和肉块。据乐观估计,这样两个月下来,这四位同志看到听到麻将两个字,都会恶心,更遑论打了。这样在打麻将这件事情上,他们从勤快变成了懒惰。这一懒惰,是有讲究的:因为他们内心深处会隐隐地觉得,只要打麻将,就是处在逼他们打麻将的“警察”的控制之下,为了对抗“警察”,就不再打了。而对抗是一种耗能的状态,所以也是一种勤快的状态。

一位成年男人问我:我从小就懒,爸爸妈妈老师说了我几十年,就是改不掉,你说怎么办。我笑了笑说,其实你很勤快啊,你几十年坚忍不拔地维持懒惰,真的需要很大的毅力和很多的能量呢;懒一天容易,懒一辈子难;或者说,你一直都在勤快地懒惰着;而且你有一天如果变得不懒了,那岂不是“背叛”了爸爸妈妈老师对你的评语?

人之初,性本勤。关禁闭之所以是一种惩罚,是因为它剥夺了人的勤快的可能性。在身体和心灵都自由的情形下,人是自然地倾向于增加生活的范围和数量的,在一切方面,在一切时间。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