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奇峰 > 指责与亲密

指责与亲密

指责后面的亲密

语言基本上是虚的,如果硬要说它有那么点“实在”的部分的话,那也不过就是震动空气产生的一点小小的能量。但是,语言对他人的影响,却可以非常巨大,这些影响,可以直接制造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学的全面反应。

比如我对你说,请把这个巨石背走,你不用真的去做,你的背部就可能已经感受到了千斤压力,这是物理学上的感受;如果我对你说,请把这瓶白醋喝下去吧,你也不必真的去喝,口腔和食道就可能出现烧灼感,这是化学上的感受;如果我对你描述一些与激烈战争有关的情景,你可能听得热血沸腾,这就是生物学层面的反应了。

考察不同的语言形式和内容对他人的影响,是一个有趣的心理学问题,尤其是当我们能够觉察那些东西后面的潜意识的时候。

指责性语言经常会出现在日常人际关系中。这种语言的使用“诀窍”在于,要尖酸刻薄,能够直指人心,使听着这些话的觉得自己的心被尖锐刺痛了、被酸腐蚀了、被深刻穿透了以及被无情冻伤了。

在意识层面,指责制造了心理的创伤,并且可能使人际冲突升级,最后导致躯体的创伤甚至死亡。很多巨大悲剧,都是从指责和相互指责开始的。但是,在潜意识层面,指责者和被指责着却有着另外一种风情的关系。

让我用第一和第二人称来描述。在我指责你之前,我的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身上,找你的毛病、挑剔你的错误,这表示在准备阶段,你就已经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了,因为注意力是每个人能够给他人的最珍贵的礼物。你的毛病和错误,其实是你整个人的建筑的门窗,是可以进入你的通道,我对这个感兴趣,其实就是对进入你、跟你融为一体、或者成为你的一部分感兴趣。指责的开始,就是我俩深度亲密的开始。

在我指责你的时候,我能够轻易地觉察到对你的不满、愤怒甚至是厌恶等情绪;但仔细觉察一下,我就会发现,在更深的层面,也还有愉快、过瘾甚至极乐的感觉。而后面的这些感觉,就是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指责他人的人的内心的驱动力:他们对指责他人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成瘾。如果一个聪明的商人明白了这个道理,他也许可以开一个公司,雇几个人专门满足这样的需要,相信可以赚大钱,还可以使那些深受指责之苦的人幸免于难。当然,我知道这样做法律和道德都不会允许,所以对指责成瘾的人还是只能在“是为别人好”的幌子下,偷偷摸摸地做。

你作为被指责者,轻易可以感受到痛苦、悲伤或者愤怒等情绪,但如果你也忍着痛更深地体会一下,就会发现被指责也有快感,有那种我没把你当外人、可以跟我“负距离”接触的被我重视的快感,所以,也许在以后,你会不自觉地在我面前露出这样那样的“漏洞”,让我的指责语言可以在你的地盘上长驱直入。这样的配对,实在是天作之合。

所以,指责是在制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性的亲密,是在掩饰对对方的重视和需要,是在言说无法言说的爱。当看清楚这些之后,指责别人前你需要想想,你跟你指责的对象有没有必要那么亲密;而在你被指责时,你需要知道,指责你的人是如此地想要被你的宽容和爱融化,化成你冬天的大衣上的那一滴微不足道的雨滴。

推荐 8